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| 電話:0818-2250711

首頁 新聞頻道 聚焦四川

【新春走基層】成都姐妹花列車長 六年來從未一起過春節

雙胞胎列車長

雙胞胎列車長

她們是一對雙胞胎姐妹花

她們的心情總能同步

她們同是列車長

她們的春節總是錯位

“啊?你們是雙胞胎?”頭戴玫紅色的帽子、身穿玫紅色制服,當這對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姐妹同時出現在站臺上時,對她們早已熟悉的站臺工作人員,仍忍不住感嘆。

范愛霖,范愛霓,她倆從小一起上學,一塊兒長大。2014年,她們同時進入鐵路系統工作, 2017年,又同時考上了列車長,她們,是成都客運段的雙胞胎姐妹花。

工作6年來,她們從未在一塊兒過過年,但她們卻說,相比于其他不能回家的人,她們很幸運,因為總有一個人可以留在家陪父母過年。

雙胞胎趣事

換了車廂,還是同一個乘務員? 乘客蒙圈

記者見到范愛霖、范愛霓姐妹倆時,她們穿著同樣的工作制服,如果不是因為妹妹戴了胸牌,很難區分她倆誰是誰。“其實,她們還是有一些區別。”列車長馮中偉告訴記者,妹妹范愛霓以前曾在他的車上擔任乘務員,剛開始,還是難以分清楚,但接觸時間長了,通過說話的語調、表情、以及一些肢體語言,便可以分辨出哪個是妹妹哪個是姐姐。“姐姐更沉穩一些,妹妹要‘跳’一些。”

“啊?你們是雙胞胎?是兩個人?”在成都東站站臺上,正在接受記者采訪的范愛霓、范愛霖,讓一位站臺工作人員發出了驚嘆。原來,這位工作人員經常與這對姐妹花見面,如果不是這天兩人同時出現,他還以為是一個人。

像這樣的情況,從小到大她們不知經歷了多少次。“經常走在路上,突然有人跟你打招呼,但你卻不知道他是誰。”姐姐范愛霖說,“我只能跟人家打個招呼,再來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”。

有一次,姐妹倆同時值乘同一編組的列車,姐姐在1-8號車廂,而妹妹在9-16號車廂。“當時有個乘客走錯了,在5號車廂上的車,但他的車票是11號車廂,我就告訴他,下車去11號車廂上車。”姐姐范愛霖說,由于她們值乘的16編組列車,是由兩個8編組動車組合在一起的,前8節車廂無法通過車廂過道走至后8節車廂,所以讓乘客下車換車廂。“這位乘客一路過來,看到我后就很驚訝——明明換了車廂,咋還是同一個人?”妹妹范愛霓說。

有種說法,雙胞胎之間會有某種“心靈感應”。她倆對此深信不疑“我們經常會同時說出一件事。”姐姐范愛霖舉例。還有一次,姐姐生了病,妹妹也沒睡好,而據她倆介紹,當時對彼此的情況并不知情。

“當她開心的時候,我也會感到很開心,但是她心情不好的時候,我的心情也會受影響。”姐姐范愛霖說,所以,平時,姐妹倆會互相鼓勵,互相開導對方。“這樣她心情好了,我的心情也能變好。”

雙胞胎接力

值乘不同車次,照顧同一位病患

2019年8月,范愛霖正值乘開往江油方向的列車,早上10時左右,一對夫妻帶著一個1、2歲的孩子上車。“孩子上車后一直在哭,我過去就看見孩子頭上有個雞蛋大小的包。”范愛霖說,雖然孩子一直在哭,但由于當時正值暑運,人比較多,她覺得家長可能是想著早點回家,回家之后再到醫院治療,所以才讓孩子坐火車。作為列車長,她當即便在車上廣播尋醫,但廣播多遍,卻仍未找到醫護人員。

“當時還有10分鐘到成都東,我當即決定讓他們在成都東下車就醫。”范愛霖認為,一個1、2歲的孩子無法清楚表達自己的需求,所以具體孩子的頭部是什么情況,家長也無法準確掌握,“我當時就告訴他們,車票我可以找車站交接,回來還可以就近選擇列車乘坐回去。”

當車到達成都東站時,這對夫妻便帶著孩子到醫院進行了治療,12時左右,當他們再次上車時,再次見到了“范愛霖”。“當時正好是我在值乘,他們以為又碰到姐姐了,還過來打招呼。”據妹妹范愛霓介紹,看到夫妻上來后,她第一時間安排了座位,并一路照護,最終安全送達綿陽站。

雙胞胎堅守

雖6年未一起過年,但“比別人幸運多了”

作為列車長,她們在列車上為乘客提供無微不至的服務,時刻與乘客在一起。作為姐妹,從幼兒園到上大學,她們從來沒有分開過,直至工作。但工作后,六年了,她們再也沒一起在家過年。

“不是她上班就是我上班,所以這幾年家里團年,都要找個合適的時間。”妹妹范愛霓告訴記者,今年過年,可能又無法一塊兒回家了,所以家里已經決定在臘月二十九姐妹倆都在時,一塊兒過個年。

談到無法一起陪父母過年這件事,姐妹倆不約而同地表示,這既是遺憾,也是幸運。“我們倆總有一個人能在家陪父母過年,比那些既是獨生子女,又無法回家的人,幸運多了。”范愛霓說。

今年春節,她們將再次堅守在工作一線,為過年回家的人提供服務。

責任編輯:張致鋮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2019兼职什么赚钱